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专家

金融专家

汤敏(亚洲开发银行首席经济学家)

信息来源: 中国金融服务网点击: 我要评论()

 

汤敏,1953年12月生。广东广州人。无党派人士。国务院扶贫办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常务副理事长。曾任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处首席经济学家、副代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长期从事宏观经济研究。2011年2月被聘任为国务院参事。

汤敏还并兼任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武汉大学、曁南大学兼职教授,长城金融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经济50人成员。

 

 

1978年,作为文革后第一批大学生考入武汉大学数学系,毕业后留校任教;

1984年,赴美留学,成为美国伊利诺伊大学(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经济系博士研究生;

1987年获国际金融与贸易硕士;

1989年年获国际金融与贸易,计量经济学博士;

 

 

1989年,博士毕业后,被亚洲开发银行经济发展研究中心聘为经济学家,负责东亚经济、区域间经济合作、亚洲债务、亚洲金融市场方面的研究;

2000年,作为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处首席经济学家回国工作,为亚洲开发银行驻中国代表处副代表。

2007年8月1日起,正式履新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副秘书长。

2010年12月加入友成企业家扶贫基金会,任常务副理事长。
2011年4月被聘任为国务院参事。

 

 

《中国经济·警惕黑天鹅》(电子工业出版社,2013)

《千虑一得》( 广东经济出版社,2002)

《亚洲成长三角区区域间经济合作的一种新形式》(牛津大学出版社,1995)

《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 泰国成长三角区理论与实践》(亚洲开发银行出版社,1998)

《现代经济学前沿专题一,二,三集》(商务出版社,1989,1992,1995)

《慕课革命:互联网如何变革教育》(中信出版社,2015)

并发表亚洲经济、中国宏观经济、部门经济、金融改革及教育改革方面的论文百余篇。

 

 

国务院参事汤敏对教育投入、12年义务教育、大学毕业生就业难、高校农村学子比例下降和农民工子弟上学难等教育热点话题进行了解读。

教育投入增至4%不难,难的是把教育的投入公平地分配好。
国家中长期教育规划纲要明确提出,2012年要实现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比例达到4%的目标。他认为,把钱加上去倒不难,难的是如何分好这笔钱,让教育更公平。他更关心的是4%实现以后,钱怎么分配,怎样真正分到该用的地方去。教育预算是老百姓最关注的,教育多投入以后,特别要保证教育经费合理使用,减少教育不公正、不公平现象。
12年义务教育不容易马上做到,先解决贫困生、农村生高中花费高问题。
与其一刀切,急急忙忙做12年的义务教育,还不如一步一步地来,最后做到全免。中国不应该急于实行12年义务教育。当务之急是要解决贫困家庭、农村孩子在高中阶段花费过高的问题。首先,对贫困家庭学生实行12年全免费教育或者通过助学金等方式,让家庭比较贫困、又有升学能力的学生在高中阶段不用交学费。其次,可以考虑对在职业高中或者中专的贫困家庭学生实行免费。一般来说,这类学校里农村孩子较多,相对来说,这些学生可以更早为社会创造财富。这样一步一步地来,最后做到全免。”
实行12年义务教育,更大的问题是财力投入问题,国家没有这么多的财力保证这么多人都得到12年免费教育。从国家来说,马上做到12年全免的话,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扩招,大学毕业生就业难,不扩招,中学毕业生就业难。
扩招,体现在大学毕业生就业难;如果不扩招的话,就会体现在中学毕业生就业难,这是整个总体社会的就业问题。如果没有足够就业机会的话,学生们在初中、高中或大学毕业时会失业,就业难并不是扩招造成的。
要解决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需要解决如下几个问题。第一,怎样加快经济结构改革,为高学历学子提供更多就业机会。第二,要进行教学内容与教育方式的改革。因为大学扩招了,社会需求发生了巨大变化,但是大学的教育改革却没有跟上。所以,并不是说社会没有为大学毕业生提供就业机会,也不是说社会不需要大学生,而是很多大学生眼高手低,不能满足社会的需求。所以,这个问题的解决从根本上来说,还是要加快改革,特别是教育改革。
“高校农村生比例下降”系误读,全国范围内农村生比例在上升。
2011年,“寒门难出贵子”成为年度教育热词。有文章指出,这个时代“寒门难出贵子”,教育资源严重失调,农村学生升入名校的机会越来越少,知识已经难以改变命运,阶层流动通道堵塞。

高校农村生比例下降”是误读。根据学者的调查,重点高校中农村学子的比例在下降,但是,在全国范围的高校中,来自农村的比例在上升,特别是在提前批次录取和专科院校中,农村生源持续上升。教育部的统计数据也显示,从1989年至2008年,中国高校农村新生的比例逐年上升——从1989年的43.4%到2003年的与城市生源比例持平,再到2005年达到53%。然而,在北大清华以及一些国家投入了大量资源的211、985大学中,农村生的比例是在下降。这反映了当前的“一考定终身”的招生模式,对农村学生来说是不公平、不公正的。

农民工子弟进不了公办学校,扩张学校该投入的要投入。
还有相当一部分的农民工子女上学还很难,保证流动人口子女的上学问题是当务之急。很多城市的公办学校不太愿意或者收得不够,公办学校要把农民工子弟都收进去的话,城市学校就需要扩张,该投入的就要投入。在公办学校暂时没有条件把农民工子弟全部招入的情况下,一些农民工子弟学校还是应该继续办下去。各地应该从教育经费中拿出一部分支持这些学校。

各省市高考生求学机会不公平,应让高校按各地人数分配名额。
有些地区的学生可能要比一些地区的高考生多考几十分才能获得同样的学习机会,这可能说是学习机会的不公平。汤敏认为,这是高考制度本身造成的。原来高考试题全国统一,而自主命题的省份占了一多半,这里就涉及到一些大城市,特别像北京这样的大城市,大学数量比较多,配给的大学招生名额也比较多,因此录取的分数就会比较低。要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解决的就是大学在各地招生名额的分配问题。
大学生就业培训是必要的,要培养大学生创业意识。
有不少大学生在就业前选择参加各类就业培训,以增强“实战能力”。汤敏赞成大学生的这种选择。
他认为,并不是说大学生上了大学自然就能适应工作。求职、找工作本身有一定的技巧,对工作、对就业问题的理解,需要有一些培训。他说,大学生就业培训是必要的,而且不仅中国,全世界都有,很多西方国家不仅有培训,还有专门的办公室帮助大学生找工作、学习和训练。
有必要在大学里培养大学生的创业意识。他说,有创业意识,并不意味着在学校里就开始创业,因为只有极少部分人可以这样做。大部分人,可能先工作一段时间,才适合去创业。但是,如果在大学里面没有种下创业的种子,可能他在工作后有这种机会,也会因为没有创业意识而与机会“擦肩而过”。

相关阅读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表情:

  • 字体加粗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