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财经要闻 > 热点追踪

热点追踪

“错失”机遇 来伊份赶了晚集

信息来源: 中国金融服务网点击: 我要评论()

 近日,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有效的控制,上海地区各企业已相继复工,路边被关闭的店铺也争相营业。然而,在大街之上,人们带着口罩匆匆走过,街道依旧没能恢复往日的繁华。在上海大量分布的来伊份(603777.HZ)门店,人流也零零散散,没有春节前的繁忙。突然爆发的疫情,无疑打乱了来伊份的春节销售计划,收入近8成来自直营店的来伊份遭遇了冷清的春节消费季。

  其实,较早走品牌运营,抛弃前端生产的零食品牌来伊份,已被后辈赶超。后起之秀三只松鼠(300783.SZ)、良品铺子(603719.SH)无论是在营收规模还是在公司市值上均已超过来伊份数倍。行业前辈来伊份,开了个好头,却赶了个晚集。

  后辈赶超

  资料显示,来伊份成立于2002年,公司主要从事联锁零食店面的经营,是较早摆脱生产前端束缚,专注于品牌运营的休闲零食企业。2016年10月来伊份成功在上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603777。

  值得一提的是,在来伊份上市前后,正是互联网零食品牌崛起的高光时刻。2007年成立的百草味、2010年成立的良品铺子以及2012年成立的三只松鼠在2016年前后开启了互联网零食的黄金时代,尤其是以线上销售为主的三只松鼠,2015年、2016年其营收的增长率均在120%左右,其收入规模也由2014年的不足10亿元上涨到2016年的44亿元。截至2019年,三只松鼠、百草味、良品铺子已牢牢占据线上休闲零食销售排名的前三位。从阿里的市占率数据来看,线上零食品牌前三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三只松鼠14%、百草味7.5%、良品铺子5.5%。

“错失”机遇 来伊份赶了晚集

  与三只松鼠专注于线上市场开拓不同,虽然早在2016年来伊份就已通过自营APP布局互联网零食市场,但目前来伊份的主要收入仍来自于线下门店。截至2019年上半年,线上营收在来伊份总收入中的占比仅在10%左右。为来伊份提供主要收入来源的直营店与加盟店则因资金、门店选址以及门店效益等诸多因素限制,无法快速扩张。这使得2015年至2019年三季度,来伊份营收的增长率远远低于专注于线上市场的三只松鼠。

  资料显示,2015年至2019年三季度,来伊份营收增长率最高值出现在2017年,其增长率为12.35%,在此期间,三只松鼠的营收增长率始终未低于20%。从良品铺子披露的信息来看,报告期内,来伊份的营收增长率也低于良品铺子。市场人士表示,执着于自营线上渠道的打造,是来伊份错失互联网零食发展黄金时期的重要原因。

  线上市场开拓逊于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的来伊份,其营收规模与公司市值也已被这些后辈所超越。截至2019年三季度,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的总收入分别是来伊份的2.3倍与1.8倍。截至3月5日收盘,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的市值分别是来伊份的7.2倍与3.6倍。

  竞争加剧

  在被新兴品牌赶超的同时,来伊份所在的休闲零食市场的竞争也日益激烈。像洽洽食品(002557.SZ)这类传统零食品牌,已以坚果为切入点,开始布局线上零食市场;同时,专注于线上市场的三只松鼠,为了寻找新的增长点,已利用投食店、松鼠联盟小店为切入点,下沉线下消费场景;此外,还有像沃隆(每日坚果)这样获得资本青睐的后起之秀。

  为了应对日益激烈的行业竞争,三只松鼠、良品铺子以及来伊份等参与者均在不遗余力的打造自身品牌形象,以提高品牌的关注度与吸引力。三只松鼠、百草味以及良品铺子先后聘用流量明星代言,以求获得关注的流量。此外,三只松鼠、来伊份还通过合作制作动画的形式,来获得客户的关注与青睐。

  值得一提的是,来伊份为了保障公司的盈利能力,在宣传推广上已不能像三只松鼠、良品铺子那样不遗余力。资料显示,2019年上半年,三只松鼠的推广费用为0.88亿元,较2018年同期相比增长了33.33%,在当期销售费用中的占比为9.50%;同期良品铺子的促销费用为2.75亿元,在当期销售费用中的占比高达39.05%;而在2019上半年,来伊份的广告宣传费为0.38亿元,较2018年同期相比减少了26.92%,在当期销售费用中的占比为6.14%。

  此外,来伊份的商品客单价较之前述互联网零食品牌更高,这为来伊份带来高毛利率的同时也削弱了其产品的竞争力。资料显示,2019年来来伊份的销售毛利率始终在40%以上,同期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的销售毛利率均在30%附近。不得不说的是,虽然来伊份的销售毛利率较高,但来伊份的高运营成本削弱了其盈利能力,2019年来来伊份的净利润率低于三只松鼠与良品铺子,通过降价来提升产品竞争力,对来伊份来说存在一定难度。

  春节消费低迷

  鼠年春节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打乱了春节的消费市场,对来伊份的春节销售同样也产生了影响。公司2019年半年报显示,来伊份的收入主要来自于上海以及江浙地区,其中57.64%来自于上海地区,28.35%来自于江苏地区,6.70%来自于浙江地区。

  据《投资壹线》了解到,受疫情影响,春节后上海地区除商超与菜市场外,其他店铺均按照要求闭店隔离14天。这样的措施,无疑会对来伊份的春节销售产生影响。来伊份的收入有较为明显的季节性分布,春节消费对来伊份的收入产生一定的支撑作用。以2018年为例,2018年一季度来伊份的营收在当年总营收中的占比为30.59%,在总营收占比第二高的四季度,其营收在当年总营收中的占比为26.74%,春节消费为来伊份提供了超过1亿元的收入。

  不过随着疫情得到有效的控制,上海地区的商铺已陆续营业,疫情产生的影响逐渐消除。来伊份也对《投资壹线》表示,在疫情期间,公司加大了线上销售的投入,大力发展“无接触式外卖”、社群拼团等智慧零售模式,期间公司APP外卖订单量猛增6倍。

  在解决疫情带来的近忧的同时,来伊份或许也应该考虑来自新兴资本以及三只松鼠等零食品牌在线上、线下扩张所带来的竞争压力。同时,如何提高公司的利润率,给投资者创造更好的价值回报,也是摆在来伊份高管面前的难题。

相关阅读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表情:

  • 字体加粗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